她是澳洲女足队长上届金球奖第五名自曝曾经对足球毫无兴趣

首次参加女足世界杯的智利队距离16强只差一个进球,对于队长克里斯蒂安·恩德勒,她已经是智利许多女性的榜样。

本文译自CNN文章,由Matias Grez于2019年6月10日发文,首发于公众号:ECHO看台,如果喜欢我们的文字,欢迎关注。

“当我第一次踢足球时,我对足球一点不感兴趣,我失去了我热爱的东西,那感觉很糟糕。”澳大利亚女足队长萨姆·克尔(Sam Kerr)说。

对于任何职业球员来说,这番自曝都是令人惊讶的,何况克尔是世界最佳女足球员之一。

在《卫报》此前发起的一项调查中,萨姆·克尔被评全球第二出色的女足球员。近年来,她的职业生涯全线飘红,在两大洲连续四年获得联赛金靴。

“小时候,我脑子里都是澳式橄榄球。我已经七年没有回到那里,但我仍能叫出AFL(Australian Football League,澳式足球联赛)球员的名字。我当年连数学考试的日子都记不住,却能记住AFL的比赛数据。”克尔接受澳大利亚版《卫报》时谈到。

尽管克尔进球后的后空翻动作非常秀,但在球场外,这位来自西澳大利亚的姑娘言行举止都很斯文,不过她是澳大利亚女足里出了名的爱开玩笑。

这位现役澳洲女足队长出生在西澳大利亚的弗里曼特尔港,那是澳式橄榄球的热土。“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爱好,我小时候打橄榄球,爸爸和哥哥都打。”克尔的哥哥丹尼尔后来成为一名职业橄榄球选手。

她说:“在小时候,我整天与哥哥比赛谁能更准确的将橄榄球扔到桶里,我们在家里的走廊里抢球,在后院练传球。”

“我的第一个体育英雄是阿什利·桑皮。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认识他,他是一个澳洲土著,他非常燃,过去他会在赛前骑在队友的背上大喊大叫,比赛中他通常从后半场开始加速,将皮球往前带30码。他就像一把冲锋枪,过去我特别欣赏他。”

年轻时的C罗会将沙包绑在小腿上以提高他击球的速度,而年轻时的克尔则花了数个小时模仿橄榄球偶像。

12岁时,克尔的橄榄球生涯已经走到尽头,她与同队男生的身体差异愈发明显,比赛太艰苦,她无法找到一支可以加入的女子球队。

“从澳式橄榄球转投足球真的很难。当时我很挣扎,因为我的橄榄球球技不断提升,突然之间,我变成了甚至无缘登场的球员。”

克尔放弃的不仅仅是澳洲橄榄球,她还要离开一起打拼的朋友,以及从小就有认同感的环境。

“不仅如此,父母也不懂足球,他们都不了解规则,所以很难来看我比赛,因为他们认为这很无聊,这让我很沮丧。”

哪怕到现在,这种挫折感也会闪现在克尔的眼神中,但很快她的目光又变回坚毅。

在克尔足球生涯的处子赛季,她承认自己“踢得很垃圾”,只进了几个球。然而仅仅过了三年,克尔就成为了澳大利亚女足联赛最年轻的进球者,当选由球员评选的“最佳球员”,并首次代表国家队出场,当时她不过15岁零150天。

尽管如此,足球并没有在她的内心扎根。“刚开始踢球那几年,我是因为踢得顺风水水才一直踢下去,我没有真正喜欢过它,”她说。

“我小时候总是说,我21岁就退役,虽然听起来很疯狂。但那只是我的计划——竭尽所能去踢,然后退役。”

18岁的一次重大挫折,却彻底让她转变观念。由于前交叉韧带受伤,迫使克尔不长期休战,但正是那段养伤期间,让她产生了对足球的真正热爱。

“之前我一直随波逐流,没有时间过多去思考。但在我养伤的12个月,我一心想的是尽快返回赛场。”

随后,她离开了弗里曼特尔,离开了家庭和童年的挚爱。第一站:悉尼。随后她又前往美国纽约加盟纽约闪电队,与美国女足传奇阿比·瓦姆巴赫做过一段时间队友。

在109场比赛中打进67球之后,克尔成为了美国女足职业联赛(NWSL)的历史总进球第一人。此外,她还是澳大利亚女足联赛(W-League)的史上最佳射手(70球)。

在去年的女足金球奖评选中,她的得票仅次于赫格贝里,玛塔等人排名第五位,在世界杯前的NIKE广告中,她也是主角。

她说:“我很高兴过去在澳式橄榄球球队的经历,因为它让我获得很多技能,让我在成长过程中拥有了不同于其他女孩的心态。”

“但我也很感谢我做出的改变,因为当时在澳式橄榄球没有太好前景。如果换做现在,我说不定会继续澳式橄榄球。”

“直到现在,我仍然会一大早起来看澳式橄榄球的比赛。即使离家在外七个赛季,我仍然知道所有球员的名字。观看橄榄球对我而言就像第二本能。”